• <table id="0jyhy"></table>
    1. <input id="0jyhy"><strike id="0jyhy"></strike></input> <input id="0jyhy"><strike id="0jyhy"></strike></input>

      <var id="0jyhy"></var>
        1. <code id="0jyhy"><label id="0jyhy"></label></code>

            中文 | English   
            返回首頁   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關閉本頁
            农垦艰苦创业的故事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上海農墾艱苦創業的圍墾歷史
            上海農墾事業是在五六十年代圍海造田、建設農場的基礎上創建起來的,它是新中國農墾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,曾對上海城市經濟和社會發展做出過重大貢獻。
            早在1954年,江蘇省在奉賢濱海地帶投資圍墾灘涂,建立了奉賢農場(今上海市五四農場)。1960年,為了克服三年困難時期造成的副食品供應短缺,上海市委、市人委組織了16個區、局的力量分別在崇明、寶山、長興島、奉賢進行圍海造田,建立了22個國營畜牧場,奠定了上海農墾事業的基礎。此后,70年代、80年代和90年代,根據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,上海繼續進行了一系列重要的圍墾。50年來,上海市共組織規模不等的圍墾62次,圍筑大堤252.8公里,總土方量3300萬立方米,參加圍墾的有379853人(次),共圍墾土地778259畝。
            在上海農墾的歷次圍墾中,尤以上世紀60年代的圍墾最壯觀。上世紀50年代末,因三年自然災害及中蘇關系惡化等影響,我國國民經濟遭遇了嚴重的困難。為了克服困難,渡過難關,1960年7月黨中央發出了“全黨動手,大辦農業,大辦糧食”的號召。中共上海市委、市人民委員會積極響應黨中央的號召,決定在崇明、南匯、寶山和奉賢等地圍墾海灘荒地,建立城市副食品生產供應基地。全市各區、局及其群眾積極響應市委、市人委的號召,迅速組建了一支由工人、店員、知識分子、機關干部、居民、教師和學生為主要成員的圍墾大軍。他們以分擔國家困難為己任,滿懷豪情壯志,毅然告別親人,奔赴崇明、長興島和寶山、川沙、南匯、奉賢、金山等區、縣灘涂,投入了圍海造田的戰斗。在圍墾戰場,他們發揚艱苦奮斗、自力更生的精神,頭頂青天,腳踩荒灘,手持鐮刀鋤頭,披荊斬棘,戰天斗地,用自己的青春年華和血汗寫就了一首可歌可泣的壯麗詩篇。
            從1960年10月到1962年5月,在兩年多時間里,經過五萬多圍墾大軍夜以繼日的艱苦奮戰,順利完成崇明新安沙、合隆沙、百萬沙的堤壩工程,筑起全長46511米的防潮大堤和總長3205米的6座攔洪大壩,共圍得土地13.7萬畝。本次圍墾工程是上海圍墾史上規模最大、影響最廣的一次圍墾工程,基本上奠定了市郊國營農場的基礎。
            當年農墾人所歷環境之艱苦,勞動之繁重,生活之清苦是難以想象的!圍墾戰士們吃的是雜糧飯,喝的是咸混水,住的是“環洞舍”,睡的是蘆葦床,走的是蘆樁路,穿的是“泥制服”。他們頭頂青天,腳踩淤泥,就地取材,割蘆葦,搭蘆棚,織蘆席,建食堂,打水井,筑路橋,開荒種糧,“自力更生,豐衣足食”。他們以苦為樂,以苦為榮,堅持學習,豐富生活,始終保持高昂的革命斗志,充滿革命樂觀主義精神,展現了圍墾戰士不畏艱苦、堅韌不拔的精神風貌。
            《住》
            為了在荒無人煙的海塘荒灘安營扎寨,圍墾戰士們就地取材,割蘆葦,割野草,搓草繩,搭蘆棚一種稱“環洞舍”或“地滾龍”。這種簡陋的餓蘆棚又低又矮,潮氣襲人,棚內鋪上蘆葦,就成了睡鋪。一個蘆棚內通常需擠20多人,每人僅有“一席之地”,一到夏天,蠅蚊四處飛,螃蜞滿地
            《行》
            在人跡罕至、蘆海茫茫的荒灘海塘上,淤塘密布,港漕交錯,蘆樁遍地,沒有路,沒有橋。從居住地到工地往往要走三四里甚至七八里路。趕上下雨天,道路更是泥濘不堪。遇到淤塘和港漕,常常要搭人橋才能通過。蘆葦樁子特別尖利,許多圍墾戰士的鞋被刺穿,腳被刺破。為了進行生產活動,圍墾戰士們不得不割蘆葦,用雙腳踏出一條條小路,修起一條條土路和機耕路,架起一座座小橋。
            《食》
            當年糧食和副食品短缺,實行計劃定額供應,參加圍墾的機關干部每人每月28斤糧食,最多的鋼鐵工人每月也只有33斤糧食,且玉米、麥片、山芋占了大部分。肉類幾乎吃不到,蔬菜也供應緊張,只能吃咸菜、蘿卜干和醬瓜為菜。食油每人每月二兩。喝的是咸混水、鹽堿水。為了解決喝水問題,不得不去四五里外挑水喝,或找有淡水的地方打井取水。在這樣艱苦的條 件下,許多人得了浮腫病。
            《衣》
            艱苦樸素是圍墾戰士們的生活作風。新襖穿舊穿破了,補了又補;鞋子穿破了補了再穿;雨披穿破了補了再用;棉被脫線了,自己親手縫。在上海農墾博物館里陳列著當年五四農場副場長穿的一件棉襖,上面打了45個補丁。
            《筑堤擋?!?/font>
            圍墾的基本方法就是在江?;臑┥现饒怨痰拇髩?,擋住江
            棋牌娱乐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