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able id="0jyhy"></table>
    1. <input id="0jyhy"><strike id="0jyhy"></strike></input> <input id="0jyhy"><strike id="0jyhy"></strike></input>

      <var id="0jyhy"></var>
        1. <code id="0jyhy"><label id="0jyhy"></label></code>

            中文 | English   
            返回首頁   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關閉本頁
            回忆是一种看见

            回憶是一種看見

            謝偉(作者單位:光明地產華都大廈公司)

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建國70周年將近,與共和國同齡的老三屆們,也步入了古稀之年。昔日為之奮斗的事業,已經交棒給了更有活力的年輕一代。曾經的青春和芳華,融入了民族崛起、祖國強大的滾滾洪流。于無聲處,自有風流。

              昨天經過上海圖書館,塵封的記憶又鮮活起來。這里曾經是牛奶公司乳品二廠的舊址,文革前后安置過許多知識青年,他們中有我認識的朋友。幾十年過去了,每每想起,依然心動。

              我是在一次學習中認識陳兄的。一日見他漲紅著臉進來,舉著手里的出入證說,好好的乳品二廠,寫成了亂品二廠,一副氣自難平的模樣。大伙湊過去一看,字跡潦草,還少了筆劃,果然有些“亂"。陳兄是乳品二廠老三屆職工,不知道是做什么工種的,只知道在當時讀書無用論盛行的時候,一直在堅持學習,很有個性。印像中的他不僅思想活躍,學識豐富,還寫得一手漂亮的鋼筆字。如此“乳"、“亂"莫辨的出入證,自是難以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粉碎四人幫之后,陳兄參加高考,畢業后留校當了大學老師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說和陳兄只是認識,我和小鄧姐則既是同行,又是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小鄧姐是牛奶公司老三屆高中生,生得小巧玲瓏,美麗溫婉。文革結束后,知青中的老三屆已不再年輕,老高中不少人已經結婚生子,然而對知識的渴望如巖漿噴發,再也不可抑制。據說當時牛奶公司的一些發奶員(還兼發牛奶卡和收銀),清晨四五點鐘就在遍布全市的菜場、里弄牛奶棚開始工作,七八點鐘一俟工作完成,即刻奔赴不同的教室,一邊聽課筆記,休息時還在抽屜里清點營業款。

              要說小鄧姐,市重點高中畢業,妥妥的學霸一枚。關于她的讀書情況,牛奶公司曾傳過這樣一則趣聞。

              小鄧姐在業余大學讀書時,已經當了母親,是班里年紀最大的學生??粗猩掖?,既要工作還要帶女兒的“大齡學生",小朋友們都不愿意和她分在一組,生怕學習上被拖了后腿。期末考試時,小鄧姐盡顯學霸本色,各科成績均取第一,令同學們嘆為觀止。

              我對小鄧姐的學識是服氣又服氣的,基礎好、學風踏實,再忙也能擠出讀書的時間。數理化、文史哲、英語和地理,一如既往地強。學過的知識,仿佛刻錄機一般印在了腦子里。改革開放外資進入后,小鄧姐的外語優勢凸顯,被外企錄用,擔任了領導。許多年前曾邀我加入,只是我的外語太差,實在沒有這樣的底氣,婉言謝絕了。

              陳兄和小鄧姐在牛奶公司時,都是單位里姣姣者,他們專研業務,引領學習進步。之后投入其他領域,也都是力量中堅。知青返城后,農場局(光明集團前身)一時人才濟濟,成為市里各行各業覬覦人才的寶庫,此是后話。

              牛奶公司是光明乳業的前身,現在的年輕人大都只知光明不知前者,其中的傳承也知者寥寥。光明集團經過幾代人的奮斗,如今產業結構更加宏大先進,光明乳業成為行業翹楚,產品不僅走入千家萬戶,還是國際市場的競爭者。所有這些,我想我和陳兄、小鄧姐們都是樂見其成的。這里有我們奮斗的足跡,我們一直都引以為驕傲。

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棋牌娱乐下载